http://127.0.0.7

进入“币圈”的商人巴菲特

  “股神”沃伦·巴菲特(始于2000年)每年会拍卖一场慈善午餐,即一次与自己共进午餐的机会,中标者付出的昂贵费用,将被用于慈善事业。

  今年,巴菲特20周年慈善午宴的中标者已经出炉,是一位叫孙宇晨的90后中国创业者,也是我在湖畔大学的校友。我知道他做了一个叫波场TRON的区块链项目,此次,他以456.7888万美元的报价获得一次向“股神”当面讨教的机会。

  根据吃过巴菲特慈善午餐的朋友私下透露:巴菲特几乎不会跟你谈论怎么做投资、怎么做生意,陪他吃这个饭的,几乎都是各个领域的成功商人,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“股神”更多是谈一些人生智慧。

  巴菲特现今已经快90岁了,到了这个年纪,他最大的智慧是什么?可能超乎你的想象,“股神”最大的智慧就两个字——错过。

  过去20年,美国涨得最多的股票无疑是谷歌(Google)、亚马逊(Amazon),可是,巴菲特都没有赶上。可能,你会觉得巴菲特那一套不行了、过时了,但“错过”谷歌、亚马逊,丝毫没有影响巴菲特在金融圈中呼风唤雨的地位。

  巴菲特说:“我一开始就关注亚马逊,我认为贝佐斯(Amazon创始人)做的事情近乎奇迹,但如果我认为一件事情将会是一个奇迹,往往就不会投资下注。所以,未来我还会错过更多的东西。”

  “奇迹”几乎都是“小概率事件”,投资,不是追求利润的最大化,而是概率的最大化。那些小的、可靠的投资回报,“平稳持续的累加”就是一个奇迹。

  巴菲特最核心的资产组合,主要是那些食品饮料公司(比如可口可乐)、银行(比如富国银行)、保险公司、能源公司等等,即使投资科技公司,也是那些超过30年历史的成熟公司(比如IBM、苹果公司)。

  不过,巴菲特本质上是一个商人,很多说法、做法会有一定的商业考虑,有些地方未必经得起考验。

  比如,巴菲特说自己每天喝5罐可口可乐,这个糖分摄取量远远超过世界卫生组织(WHO)规定的健康标准(50克),但巴菲特旗下公司是可口可乐的最大股东。

  这次陪巴菲特吃午餐的孙宇晨,是国内加密货币市场的一个玩家,但一直以来,巴菲特对比特币严重抵触,称其为“老鼠药的平方”、“吸引骗子的错觉”。

  此前,已经有三位华人拍得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,包括2006年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(美国籍)、2008年私募界大佬赵丹阳和2015年天神娱乐前董事长朱晔。

  当年,段永平的步步高公司是央视广告标王,别的地方也拿到很多高价值的广告位,每年的广告预算在几十亿上下,加上拍下巴菲特午餐,“个人品牌”也气势如虹。

  但段永平说,巴菲特教会他很多“不做什么事的智慧”,“把一些大的事情想明白,人的一生做对几件事情就够了。”

  段永平那些下属不服气,广告行业有多少技术含量,哪怕一时不懂,也不会太难学。

  此刻,段永平说过一句很像巴菲特的话:“如果你们的逻辑成立,今天世界上最大的广告公司应该是可口可乐广告公司,或者宝洁广告公司,结果却不是,这里面必然有它的原因。最正确的事情,是在‘自己的能力圈’内做事。”

  据说,当年段永平陪巴菲特吃饭时,身边还带了三个下属——陈永明、沈炜、黄峥,如今分别是OPPO创始人、Vivo创始人、拼多多创始人。

  赵丹阳从巴菲特身上学会全球视野,即在不同的阶段、不同的时期,辨别不同的国家、不同的产业、不同的信用周期,在恰当时机进行“卡位”。

  赵丹阳说:“人生一世,你要知道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。如果抛开这个东西说‘价值投资’,那就是胡扯。”

  比如,2017年前后,国内没有什么投资机会,赵丹阳重点布局越南市场,越南的“胡志明指数”当年大涨48.03%。

  不过,“巴菲特午餐”也有可能变成“巴菲特诅咒”。天神娱乐2018年巨亏71.51亿,引发股市震动,其董事长朱晔3年前就陪巴菲特吃过饭。

  唐军通过与史玉柱的餐会,迅速打响“个人品牌”,据说还获得史玉柱的资源支持,短短几年控制了一家上市公司派生科技,同时是团贷网、小黄狗的实控人。不久,唐军向警方投案自首。

  在巴菲特的那个时代,可口可乐的竞争对手只可能是百事可乐,银行的对手不会是蚂蚁金服,只要你的品牌足够强势,技术能力(或者秘方)足够稀缺,你就有了牢固的“商业护城河”,局面完全在你掌控之中。

  手机行业无意中击垮了数码相机行业,美团、饿了么无意中使方便面行业生存艰难。

  因为谷歌APP主要安装在苹果手机上,苹果可以屏蔽Google,2018年Google就向苹果公司支付了95亿美元“过路费(买流量)”。

  因为百度再强,也只是一个网页,360直接做了浏览器,打开网页总要浏览器吧。

  巴菲特过去给一家银行、一家科技公司估值,基于视野之内可见的对手都比你弱。

  湖畔大学教育长曾鸣就认为,巴菲特是一个时代的传奇,这个时代就是美式资本主义,巴菲特就会像洛克菲勒、摩根一样,作为美式资本市场成功的符号记入商业史。

  但是在我眼中,巴菲特仍是一位很有智慧的老人,基于自己一生的经历,教会大家“终局思维”——从终点出发考虑问题,来决定你当下的选择。

  一位澳大利亚的临终关怀护士,她对那些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病人进行了采访,提问他们人生最遗憾的、希望有机会重来的事。

  硅谷许多著名投资人,每隔几周都会用这些站在终点站的人的思考,来校正自己当下的行动。

  你一辈子要看多少书、学多少东西啊,仅是那些形形色色的巴菲特语录,你就记不下来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